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論文三篇

發布時間:2020-12-17 來源:寫作手法 點擊: 當前位置:520作文網 > 寫作指導 > 寫作手法 > 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 手機閱讀

【www.864224.tw - 寫作指導】

隨著世界全球化的不斷發展,跨國交流的障礙也越來越小,體育文化作為人文精神的重要體現,也受到了世界人們的廣泛關注,特別是隨著信息全球化進程的不斷加速,中西方的體育文化交流的深度和寬度也在不斷的拉長。本站今天為大家精心準備了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論文,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論文1

  一、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差異

  1.中西方體育文化哲學觀的差異

  東方文化領域內的大多數民族注重在運動中修身養性,由此形成的體育文化往往將倫理道德視為重點,強調人文精神和人本思想,重文輕武,崇尚中庸之道。其中,尤以中華民族的傳統體育為典型代表,它在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基礎上,發展出以宗法體制為背景,以儒、道思想為核心的文化精神。中國古代的哲學家們提倡人與自然應該處于一種和諧統一的關系之中,因此提出“天人合一”、“身心合一”的哲學觀,指的是人們在社會生活中力圖達到身心兼修,陰陽平衡,個人內外的協調統一。這種哲學觀一旦與體育活動相結合,就形成了以提高個體內在修養和塑造個體人格為目的的體育文化精神。由于中國傳統體育文化精神的根本要求是通過鍛煉身體以達到心靈的升華,因此可以說,中國傳統體育是一種“以心為本”的體育。既然古人從事體育活動主要是為了修身養性、益壽延年,那么就會傾向于選擇直觀領悟和內在意念修煉的方式而不是訴諸于求助外部力量,更不會通過人與人之間的身體對抗與較量來實現。所以,中國傳統體育活動方式表現出鮮明的“自娛性”特點,講求的是個體通過身心雙修,達到內在與外在、形與神的和諧統一,即在體育活動中,不僅要注重養身,而且還要自外而內地養性、養志、養氣、養心,強調運動中的身體最終能夠達到“精、氣、神”渾然一體的境界。即使是要進行體育競技活動,古人也認為那些體能、速度、技巧等身體機能的較量太浮于表面,高手之間較量的應該是精神境界的高下,包括心智、人格、修養。因此,在中國體育史上,鮮少發展出像西方體育那樣競爭性強、對抗激烈的比賽項目,這與西方自古以來崇尚挑戰和冒險,追求不斷超越人類運動能力極限的體育理念是截然相反的,熱愛競爭運動的西方人則在現代社會將這一體育理念明確表述為“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西方傳統文化是建立在個人主義的哲學精神基礎之上的,其總體特征主要表現為肯定個人自由,支持平等競爭,鼓勵個人不斷超越自我,突破生理與心理的極限。西方的哲學思想又助長了這種體育競爭意識,激勵著他們積極投入到人與自然之間,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和對抗之中。長此以往,“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的激烈競爭機制,使西方人逐漸形成意志頑強、個性獨立、思想解放、富于進取精神的民族性格。因而他們相信只要經過嚴格的體育訓練,不斷提高身體的運動能力,就能在競爭比賽中贏得勝利。與注重身體的內在道德心性修煉,內斂型的東方傳統體育不同,西方的哲學傳統、民族性格和社會歷史進程所孕育的體育文化,是一種注重身體外在能力提高,超越型的體育。這種體育的主要構成部分是在一定規則范圍內展開的競爭運動,簡言之就是“競技型體育”,“公平競爭”是其核心要素。體育運動的“競爭”是參與者們憑借自身的體能、速度、靈敏度和柔韌性等素質,以及專門的運動技術技巧和心理能力,在完全發揮的狀態下所進行的激烈對抗與沖突。只要雙方遵守公平競爭的規則,競爭對抗愈激烈,比賽的精彩程度就愈高,個體的身體潛能就愈被開發,參與者的精神追求也就能夠得到越大程度的滿足。因此,運動員在體育比賽中總是竭盡所能地追求“更高、更快、更強”。西方以“競爭”為核心的體育運動是一種展現機體能力、意志品質、榮譽感、勇氣和斗志的活動,在此過程中個體人格精神亦得到完善與提升。但是,體育競爭的目的畢竟是為了最終的輸贏結果,其價值取向是線性的、單向的。現代體育的賽場上,絕大部分項目都是源自西方傳統體育系統,例如田徑、球類、拳擊等無不具有高強度對抗的特征。

  2.中西方體育文化價值取向的差異

  不同文化領域中哲學思想的比較差異往往導致了體育價值取向的千差萬別。如前文所述,中國哲學崇仰“天人合一”的理念,認為天地之間,包括人與自然都是由“氣”而成,由“氣”而生,因此在對待生命的態度上,中國人追求陰陽調和,中庸節制的養生之道。而西方哲學講究的是主客體之間的二元對立,在對待生命的態度上,注重對客觀對象的征服和自我價值的實現。在處理與客體的關系上,中國人注重物我合一,西方人注重以科學的方法認知對象;在思維模式上,東方人重直覺頓悟,西方人重抽象思辨;在生活觀上,東方人安于現狀,知足常樂,西方人富于創新,不懼冒險。以上因素都影響了中國和西方體育文化觀中價值取向的選擇。中國傳統文化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了重視氣質、品德、精神的內在修養的體育價值觀,而把人的身體視作是三者的載體。道家主張順應天道、無為而無不為,追求道法自然的人格養成;儒家重視道德倫理和宗法體制,著力于塑造遵從禮法、積極有為的“君子”人格;佛家則主張超凡脫俗,六大皆空,追求心無一物的超脫人格的錘煉。儒、道、釋三者可以說都對中國傳統體育價值取向產生過重大影響,這也造成了中國傳統體育多重的價值取向。在中國體育發展歷程中,顯而易見的一個特征就是人們往往按照由表及里、由外至內,由形而下的身體活動到形而上的精神修煉這樣的運動順序,實現倫理、自由、超脫等多重人格的造就。因此,中國體育文化并不一味追求身體運動能力的提高,而是以運動的方式達到養“氣”的目的,它不僅意味著對身體的養護,更主要體現為心性、人格、道德修為、乃至精神境界的滋養。西方在體育文化的價值取向上與中國完全不同。以西方傳統體育的代表古希臘為例,它重視外在的身體更勝于內在的精神。盡管古希臘的運動者也強調身體應與精神相一致,但是他們更認同的是在身體美的基礎上實現二者統一。與東方體育的代表中國相比,古希臘人更看重由身體的力量所展現出來的美感,他們的體育理想并不是身體內部無形的道德人格或精神境界,而是血統純正、體格強壯、身形健美、擅長各種體育運動的身體本身。古希臘人對理想身體的崇拜,無疑對其繪畫、雕塑藝術產生過極為重要的影響。而這種注重身體之美的價值取向,直接影響到希臘體育觀念的形成。他們以培育理想的身體為目標,創造出許多獨特的運動鍛煉方式和技巧。可以說,古希臘體育為推動西方體育文化的發展與成熟提供了重要的實踐基礎。

  3.中西方體育文化方法論的差異

  中國傳統體育注重養生,主張寓“養”于“動”。這是因為按照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人與自然是相輔相成。人們進行身體鍛煉的過程,實質上就是一個不斷與自然相互交換的過程,從而排除濁氣,汲取真氣,最終達到五臟六腑通達順暢的目的。中國傳統體育一直堅持的信念是,人體健康和壽命的決定性因素在于內而不在于外,因此更注重意念的修煉,即使有身體動作,也是簡單而徐緩的,人們在掌握這些動作時,往往訴諸于直觀頓悟,追求動作的整體效果和內在神韻。概括地說,以靜養生,寓“養”于“動”,是東方體育運動的重要特征。由于它以身體的內部活動為主,輔之以外部運動,所以帶有肌肉劇烈收縮的動作并不太多,而且在具體的動作設計上講究緩慢、動靜結合,強調“形隨神游”、“澄心如鏡”、“靜悟天機”。這也就是為什么中國本民族的體育文化之中幾乎沒有產生像西方那樣純粹追求外在身體理想美的運動方法,也沒有發展出職業性的比賽,即使有對身體的關注,往往也是為了借此稱贊它所體現的內在氣質精神。還必須指出的是,中國古代的體育活動雖然源遠流長,但是它們主要依附于其他社會活動之中,相互之間未形成緊密的聯系,因此也就沒有發展出一個相對獨立的理論體系和與之相應的方法論。西方人渴望通過體育運動修飾外形,獲得強壯的體格和健美的肌肉線條,因而在西方體育文化中,大多數運動項目都需要人體大肌肉群的參與,而且程度非常劇烈。西方體育熱衷于通過不同的體育項目對人體的力量、速度、耐力、柔韌等方面進行針對性訓練,從而獲得人體各部位機能的全面提高。比如在跑步、跳躍、投擲、摔跤、體操等項目的運動中,人們分別鍛煉了身體的頭頸、手臂、肩胸、腿等部位,進而改善人體的運動水平。同時,西方體育重視對身體結構、運動方法的科學探索,注重對人體解剖和生理機能的研究,在運動方法上遵循力學原理,追求符合人體科學和比賽規范的對抗與競爭。因此,西方體育文化體系有嚴密的科學理論研究作為基礎,有嚴格的體育運動競賽規則作為規范,還有運動場地器材設施的精密設計作為支撐,這些都是中國傳統的體育文化與其無法相媲美的。

  二、中西方比較體育文化共同點

  中西方體育文化雖然存在極大的差異,但是也有不少共同點。主要表現在:

  1.共同的體育文化基礎

  西方的體育自古希臘以來,就把追求和平、公正的運動精神作為根本目標。比如古希臘的伊斯利城邦與斯巴達人共同簽訂的“神圣休戰條約”,條約規定處于戰爭中的各城邦在奧運會舉行期間暫時停戰,共同參加神圣的奧林匹亞運動會,保證運動會在和平的環境下順利進行。奧運會的參與者們包括運動員和裁判員在內,比賽前必須到宙斯的神像前宣誓,保證遵守比賽規則,公平地參加各項比賽。古代奧運會所標舉的“和平”、“公正”的體育精神,為近現代西方體育事業的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近代顧拜旦在古希臘奧運精神的基礎上提出“奧林匹克主義”,其核心原則是力求使體育運動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的強有力因素”。“奧林匹克主義”的提出將西方體育引向了維護和平與公正的發展軌道,現代社會這一體育精神在各項賽事和運動會中得到繼承與發揚,和平的比賽環境與嚴格的規則規范確保了每一位選手在平等的條件下展開對決較量。中國本土的傳統體育雖然沒有像西方體育那樣經歷由古代奧林匹克向現代奧運會轉型的過程,也沒有明確將和平、公正作為運動的宗旨,但是在儒、道、釋文化的影響下,中國傳統體育無時無處不表現出貴“和”與尚“禮”的特點。比如規范武術行為的武德便是源自儒家的“仁、義、禮、智、信”等道德準則,武林的眾多流派無不以武德為其宗旨。這種遵守禮法規范/以“和”為貴的原則,實質上與西方體育一直貫徹的“公正”與“和平”原則在精神上頗為契合,所以就像自由、平等、博愛的思想鑄就了西方體育精神一樣,東方的倫理思想也構成了中國傳統體育文化的精髓。

  2.共同的體育文化理想

  現代社會一般是以真、善、美三個方面來評論人格價值的。真、善、美的統一,是最高的人格境界。現代體育以其變化莫測的結局、恢宏的氣勢、優美的藝術性塑造著人們理想的人格。現代體育的競技性決定了“公平競爭”是它的靈魂,人們在相同規則的制約下,必須通過自己真實的技藝,才能取得勝利,贏得觀眾的認可和贊美。現代體育把人生過程常遇到的成功、失敗、挫折、艱辛、淚水和歡笑等悲歡離合,融注于短短的瞬間,使人們一次次去經受各種意志的考驗、心理的沖擊,體驗到成功的歡樂和失敗的痛苦。它以百折不撓的精神激勵人們追求新的希望、新的理想和新的人生。體育還為人類塑造著美,它不僅有像藝術體操、花樣游泳、健美操等審美特征很強的項目,而且任何體育項目都蘊含著動作、形體、姿態等美感因素。無論是直接投身于運動過程或是觀賞一場體育比賽,人們都會感受到生命躍動的活力,領悟到人生奮斗的快樂,得到美的享受和陶冶。現代體育以其特殊的方式,使人們在運動中得到真、善、美的熏陶,不僅使人們身體健康、充滿活力,而且使人善于從生活的各個方面去發現美、欣賞美、享受美,培養出美的情操,塑造出美的心靈,使生活充滿情趣,在促進人們身體和精神完美的同時,使人格得到完善。理想人格的塑造一直在中國傳統文化建構中居于首要地位。因此,對于在儒、道、釋思想互滲互融的文化氛圍中逐漸成熟完善的傳統體育來說,如何在體育活動中錘煉個體的人格精神,提升內在的道德修養顯得尤為重要。中國傳統體育的特點就是通過體育活動來啟迪心智,教化情操,使身體修養和道德修養二者兼備,共同塑造理想的綜合性人格。顯然,其塑造方式主要是通過個體的修煉來完成對道德品格的培養,精神境界的升華。在中國傳統的體育活動中,無論是武術還是太極,乃至各類養生方式,都是在活動過程中極力實現內與外、德與體的協調與統一,簡言之就是既要體現“仁”之精神,又要謹守“德”之原則,還要追求“勇”之品格。因此,中國傳統體育的終極理想目標就是通過德體合一、身心兼修的體育活動,塑造融合了儒、道、釋理想的綜合性人格。

  3.共同的體育文化目標

  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使人類獲得各種高科技帶來的身體享受,由此也導致身體能力的下降,日益發達的頭腦和日漸柔弱的身體形成強烈反差。現代體育以促進人的健康與發展為己任,它以追求身心和諧發展為號召,將人們引向了朝氣蓬勃的運動場、健身館和賽道,引向了充滿生命力的大自然。人們在運動中增進彼此交流,與大自然中的動物、植物等生命融洽相處。在運動活動中,人們可以充分的放松精神、鍛煉肌肉,使身體各方面的能力得到提高。體育既使人們得到現代科技所帶來的各種享受,又使人們保持了健康強壯的身體素質,極大地推動了人類身體與精神的和諧發展。也正是因為如此,體育日益成為現代人類社會生活的必要內容。據現代研究表明,人類的身體與大腦都蘊藏著豐富的潛力而不為人知,目前已開發的只是非常少一部分。奈斯比特在《大趨勢》中預言,技術與人類潛能是今日人類面臨的兩大挑戰和機遇。所以,盡可能地挖掘和發揮人的運動潛能對于現代社會的發展來說無疑具有深遠的意義。在奧運會賽場上,體育紀錄一再被刷新,極限也屢屢被突破,這恰恰證明了借助于科學系統的訓練方法,人們能夠不斷提高身體機能,甚至創造出人類歷史的奇跡,“更高、更快、更強”的體育精神始終引導著人類在探知身體潛力的道路上持續前進。與西方體育一樣,中國體育也是明確將不懈追求人的發展與完善作為終極目標。中國傳統體育中就已提出德體合一、身心兼修的原則,它要求人們通過由外在身體的鍛煉到內在精神的修煉這一過程達到修身養性,領悟生命之道的目標,從而真正實現身體與精神上的成熟和完善,即所謂的“成人”。這就決定了中國體育活動必然是一個自我求索和自我領悟的過程。所以人們往往發現,真正武藝和武德兼備的武者,并不急于憑借他的武藝高超勝人一籌,而是以其深厚的修為和高尚的人格令眾人誠服。中國的武術精神中自始至終貫穿著德藝兼備的觀念,認為只有外在的身體與內在的心、意、神完全統一,才能達到武術的至高境界。中國的太極拳素來就有“拳打千遍,神理自然”的俗語,所要求的就是習拳者應在實踐中去揣摩拳法之精妙,去領會太極之玄奧,甚至從中參悟出“天人合一”的終極之道。

  作者:曾憲剛 單位:湖北美術學院公共課部主任

  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論文2

  摘 要: 中西方體育由于歷史背景和民族特性的差異,有著不同的發展方向和內容,作者對中西方體育文化的歷史淵源和觀念上的差異進行研究和比較,并提出融合和發展的相關建議。這對在全球化發展背景下的不同文化的交流都有著現實的意義。

  關鍵詞: 中西方體育文化 歷史淵源 體育觀念

  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力的強盛,東西方文化交流的趨勢已非常明顯,奧運會在中國的舉辦,正是在東西方文化需要更深層次交流的背景下的產物。中國是東方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國家,而在不同民族、環境、宗教等因素形成下的體育文化也和西方國家有著很大的區別。我們對中西方的體育文化進行比較研究,一方面可以了解中西方體育文化的差異,另一方面可以找出結合點和規律,為更好地促進它們之間的交流和發展做出努力。

  1.中西方體育文化歷史淵源的比較

  “體育”一詞雖然是近代由日本傳入我國的,而且當時內容都是以德、日體操為主的,因此帶有明顯的西方文化的色彩,但這并不能說明在我國歷史上就沒有體育。早在黃帝時期就有民歌《彈歌》:“斷竹,續竹;飛土,逐肉。”這當中已經有了體育的因素,但這些還只是以狩獵為主的肢體活動。為了滿足狩獵、祭祀和戰爭的需要,射箭、摔跤、蹴鞠等初期的體育活動開始流行。商周時期的甲骨文和稍后青銅器的銘文,出現了擊、斗、射、騎、跑等運動形式的記載。《詩經》中也有不少關于古代體育活動的描述。以上這些都是我國古代體育和體育文化存在的有力證據。

  西方的體育產生于古希臘時期,古希臘是地中海沿岸一個擁有眾多島嶼的島國,地理環境的特殊性造就了民族生活方式的多樣性和民族的冒險性格與抗爭意識。就是在這樣的民族特性和多種因素影響下,體育逐步形成。《荷馬史詩》當中就記載了阿喀琉斯好友的葬禮中舉行了一次盛大的體育競技比賽,而公元前776年第一屆古典奧運會的舉行標志著體育的正式形成。

  所以從以上來看,中西方都是在原始社會到奴隸社會時期,以生存為目的而進行的狩獵、祭祀等活動中形成的以娛樂、健身活動為主的體育。但由于各自不同的文化特點和歷史背景,因而有了不同的發展方向及其內涵。

  2.中西方體育觀念的比較

  由于地理環境民族特性等方面的差異,我國的體育文化與西方的體育文化有著相當大的區別。我國古代以個體農業為經濟基礎,以儒家思想為文化核心,所以體育文化體現了“天人合一”和“修身養性”等思想。它強調的是人與人、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所以中國傳統的體育養生術、氣功、武術中就充滿著這種“天人合一,陰陽之道”的思想。人們認為體育或諸如此類的活動應該就是體現人與自然的結合,而非具有競爭性,認為那些活動是野蠻和愚昧的表現。正是因為中國文化統一性、連續性、封閉性的特點,以及儒家思想的影響,所以產生了一些體現內外兼修的體育項目,例如氣功、圍棋、龍舟等,而這些項目恰恰體現了中國體育文化的內涵。

  西方體育由于起源和各種因素影響,更多體現的是一種競爭性。這是與古希臘時期所處的地理環境和長時期形成的民族性格分不開的。西方體育崇尚力量、速度,追求超越自己、超越別人,古希臘保留下來的很多雕塑就是以運動員的裸體塑像為主的,這顯示了一種相對于東方體育的不同認識。況且西方體育由于其政治體制的發展,很早便出現了“立法”。馬克思在《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摘要》中,就專門論述過古希臘和奧運會。他認為古希臘人之所以在公元前7世紀就能舉辦奧運會,重要的條件就是古希臘已經廢除了“血緣關系”,這為以后梭倫的法律改革創造了條件,這說明在這之前古希臘就已經有了相當完善的法律體系,這種體制也影響到了奧運會,以至于西方體育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擁有嚴格的法則。所以從以上來看西方體育最具代表性的特點就是其競爭性和擁有嚴格的法則。

  中西方因為文化上的差異,所以對體育的認識也有著相當大的區別,但它們都體現了各自文化的特點,并深深受到了其影響。因為我國傳統文化要求人們身心兼修,天人合一,主張修身養性,體育項目因此就不具有競爭性,所以我們沒有產生那些具有身體對抗性和極具競爭性的運動。而西方體育受西方人提倡個性張揚和競爭的思想影響,突出人的自然性,追求個體的滿足,所有的體育項目和我國大有不同。這種差異更多體現的是一種中西方對體育的認識和觀念上的不同。

  3.中西方體育文化的融合和發展

  中西方體育文化的本質和發展方向雖有不同,但由于它們具有的這些不同特點,我們可以從它們之間發現互補性。中國傳統的體育講究修身養性,動靜結合,把體育的目的更多地體現在人的協調發展及其和自然的和諧共處,注重的是人的整體觀。而西方體育則以運動技術為主,依據力學和西方醫學,追求的是人類向運動極限挑戰。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傳統體育文化的這種優勢恰好就是西方體育的缺陷所在。相反,西方體育也具有中國傳統體育所不具備的特點。它依靠科學的方法和手段對運動技術進行分析,并結合醫學知識從而提出相對科學和完善的訓練手段,以提高運動技術水平和創造科學鍛煉身體的方法,這樣可以充分彌補中國傳統體育競技性不強和科學性缺失的弱點。

  另外,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全球化的趨勢已非常明顯。在這樣一個發展的大前提下,我們更需要找出中西方文化之間的結合點和差異性,根據它們之間相同的特性去逐漸融合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產物,而通過對這些差異性的研究、分析可以更好地促進中西方文化的發展。因為全球化并不代表著主流文化對其他文化的吞噬和同化,人類社會需要不同民族和國家之間文化的共同發展,而在和平、發展的主題下,我們每個人都希望看到各個民族和國家的文化能夠得到充分的發展和提高,真正地體現中國傳統文化思想中的“和而不同”,從而使整個人類社會更加燦爛和輝煌。

  參考文獻:

  [1]馮天瑜,何曉明,周積明.中華文化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12.

  [2]張繼順,郝玉峰,陳雪燕,趙瑩.論中國傳統體育與西方體育的分歧和融合[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04,7.

  [3]姜釗.中國體育文化與西方體育文化的比較[J].廣西民族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2002,5.

  [4]李勇.中西文化對體育發展影響之比較[J].武漢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3,6.

  中國社會性質的演變 社會演變過程中的中西方體育文化比較論文3

  一、 中西體育文化歷史根源的相似性

  1.中西方體育都曾是依附宗教文化的體育

  在中國農業社會里,宗教的思想禁錮著人們的思維,人們的價值選擇和價值判斷也依附宗教且根深蒂固。中國很多的民族傳統體育活動,如“擺手舞”、“茅古斯舞”、“劃龍舟”、“東巴跳”、“繞三靈”等,在遠古只是作為該民族圖騰崇拜、祭奠祖先時進行宗教祭祀活動的一種儀式。而作為西方體育發源地的古希臘,在克里特時期出現的體育活動,如角斗、擲石餅、賽跑、跳躍、拳擊、賽車和舞蹈等,也同樣是宗教祭祀、國家慶典中的一種活動形式。因此,中西方體育在遠古都是依附于宗教的一種祭祀禮儀和活動形式。

  2.中西方體育都曾是強調群體本位的體育

  中國自古以來的文化傳統就是主張群體本位。在這種哲學理念和社會關系中,個人不能作為一個獨立的實體存在,個人依附于群體,群體主宰著個人。儒家倫理對人生的目的和任務提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要求,個人的修身只是作為手段而存在,個體只是作為群體的附屬物而存在,國家的治理和天下的太平才是最終的目的。

  古希臘生活中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國家優先于個人,個人從屬于國家。亞里士多德根據希臘城邦生活的經驗指出:“城邦,在本性上則先于個人和家庭。”這種城邦(即國家或社會)至上的集體主義原則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體現得更為淋漓盡致。因此,現在既具有獨立文化形態,又作為社會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中西方體育,在遠古都是強調群體本位的體育。

  3.中西方體育都曾是內斂的體育

  中世紀以前的西方體育文化和中國傳統體育文化極其相似,都是一種內斂的體育文化。中國傳統體育文化從文化結構上理解,應該是依附于宗教、感性至上、強調群體,隸屬于中國傳統文化的體育文化。而古希臘克里特時期的體育活動,雖然在活動形式上具有多樣性,甚至出現初期的競技性傾向,但是基本浸漬在宗教文化之中。此時的體育活動以游戲、風俗習慣、宗教為主題,表現出明顯的娛樂性、傳承性、神秘性、神圣性等。而初期的競技性傾向也由于4次大地震和火山爆發等自然災難及社會的變遷,發展的十分緩慢。因此,現在既具有獨立文化形態,又作為社會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中西方體育,在遠古都是特性內斂的體育。

  二、社會演變過程中中西體育文化的差異性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由于中國大部分時間處于一種閉關自守的封建狀態,這就決定了中國體育文化依然以農業文化形態為主體。相比之下,西方自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和思想啟蒙運動以來,社會發生了重大變革,商品經濟成為社會的經濟基礎。與之相適應,西方體育開始逐漸擺脫落后狀態,進入工業文化形態,并正在向后工業文化形態過渡。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社會背景下,中西體育文化的核心理念和價值取向也具有顯著的差異性。

  1.中西體育文化核心理念的差異性

  中國體育文化的核心概念表現在“利他”性。“仁、義、禮、智、信”的對象都是他人,不是自己,這是一種純粹的以他人為中心的做人做事原則,突顯了中國人自身更注重和諧的人際關系。而西方體育文化核心內容則表現了“利我”性。“勇敢、競爭、自由、平等、節制、謹慎”的對象都是自己,沒有他人的位置,是一種典型的以自我發展為中心的做人做事原則,突顯了西方人同樣重視處理自己與整個社會的秩序問題。西方在競爭為貴,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傳統價值觀影響下誕生了以個體為本位的體育思想。因此,西方人在從事體育活動時堅持個人主義,提倡個性解放,尊重個人權利,重視契約關系。

  2.中西體育文化教化原則選擇的差異性

  中國體育文化價值選擇以“樂行而禮成”和“經世致用”為教化原則。這表明中國古代體育文化主張利用體育活動修心養性,將體育活動納入治心、修身、為國、觀人的教化過程中。正是基于這種認識,具有實用價值和有利于完成個人道德修養構成了中國古代選擇個人體育活動的兩個基本原則。

  西方體育文化價值選擇以充分尊重人的自由意志、張揚個性為基本原則。西方文化強調激發和釋放人類的創造潛能,這種追求個體美、個體自由意志的思想境界和尊重人性與人的自由意志也成為西方社會選擇體育手段的重要原則。可見,無論是古希臘和羅馬的競技運動,還是發展到近代的戶外運動乃至現代運動,西方體育運動始終強調了人的自我價值的實現,追求個體自由意志,注重競爭而不是倫理。

  3.中西體育文化參賽原則選擇的差異性

  在以儒家思想為思想主流的中國古代,重視的是仁、義、禮、樂而非身體運動本身,倡導的是人(君子)之間以禮相待的規范而非突出個體力量的競爭精神。在這種重道德輕肉體的觀念主導之下,中國古代體育形成了“射不主皮,力不同科”的參賽原則。這說明了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思想重視使體育尤其是古代軍事體育為仁義禮樂服務。

  而與此相反,西方體育文化所彰顯的則是自由競爭的參賽原則。古希臘思想傳統主張人可以認識自然,征服自然,向大自然挑戰。那個時候的人們清楚地意識到自身與自然的差異、對立和矛盾,并力求克服這種矛盾。

  4.中西體育文化競技觀的差異性

  從審美情趣來看,中國人崇尚超人的智慧和完美的賢德,中國人講的形體美,首先是“生而長大”,即是父母給定的而不是后天練就的;其二是講貌美與神韻。而在希臘人眼中,理想的人物不是善于思索的頭腦或一個感覺敏銳的心靈,而是血統優良,發育健全,肢體勻稱,身手矯捷,擅長各種運動的競技家。古希臘對力的崇拜與對肉體的贊美構成了西方體育文化競技觀的基礎。

  中西體育文化中不同的價值理解影響著體育活動中的競技觀。不同的競技觀影響著人們對活動方式的選擇,從而形成不同類型的基本運動模式。西方重視體格,贊頌力量,其主要運動競賽大都屬角力、跳躍、拳擊、賽跑、擲鐵餅等力量型的運動,其競賽以展示體能的高低為特征。而中國運動方式大多呈技術型,就是在力量型的競賽中也崇尚“四兩撥千斤”的技巧,以展示技法技巧之優劣為其競賽特征。

本文來源:http://www.864224.tw/zhidao/1273671.html

寫作手法推薦文章

寫作手法熱門文章

篮球胜分差预测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走 内蒙古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时时彩pk10飞艇 快乐赛车是属于彩票吗 北京时时彩下载最新版 湖北11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六合彩12生肖号码 安徽时时彩kuai3 云南时时彩几点开奖 直播深圳风采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开奖时间 英雄联盟名字大全霸气 快乐12任7中奖规则 河南彩票泳坛夺金 青海11选5遗漏数据